你不知道的事

你不知道,在分手的第8天,我又夢見了陽光里你手捧著鮮花走向了我。 你不知道,在分手的第15天,我又情不自禁的點開了你的微信。 你不知道,在分手的第39天,...

你不知道,在分手的第8天,我又夢見了陽光里你手捧著鮮花走向了我。

你不知道,在分手的第15天,我又情不自禁的點開了你的微信。

你不知道,在分手的第39天,我又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錯認了一個背影。

你不知道,突然鋒利的回憶里,我要多用力才能忍住不哭泣。

01

單曲循環是每一場失敗戀情的片尾曲。

那年夏天,我屬于《可不可以不勇敢》,全宿舍人陪著我在低氣壓團里待了整整三個月,然后我們青蔥的大學歲月就結束了。

我很感激只有三個月,我再也不用因為偶然和你在同一個食堂吃飯而食不下咽,光是看到你的側臉,我就已經泣不成聲,淚流滿面。

我也不用再避開你常去的二層自習室,不用再繞開男生宿舍樓,不用再徒步走到離學校很遠的公交車站。當我知道,我們的生活已經是兩條平行線,我能做的只有避免見面。

只有一次,我們在昏暗的樓道里狹路相逢,我們幾乎是同時意識到了對方的存在,然后踟躕的猶豫的慢慢前行。目光相遇的那一刻,你緊張而僵硬的沖我點頭。我咬緊牙關著微笑,然后在擦肩而過的瞬間淚如雨下,任往事如潮水般涌來。

02

剛上大一的時候,我們還沒有注意到彼此。有一次下體育課,我突然發現全班女生都圍在操場的一角嘰嘰喳喳叫個不停。扒開人群才發現,是你在和化學系的男生打籃球。你一會突破過人,一會胯下運球,搞的周圍的女生驚叫連連。我拉著閨蜜一臉嫌棄的擠出了人群。浮夸是你留個我的第一個印象。

沒想到,戶外社團里又和你撞見。那次是社里組織爬八達嶺長城。你的身邊已有佳人陪伴,我偷偷打量著那位美女,個子高挑,容貌艷麗,舉手投足都是風情。閨蜜努著嘴低聲說:“夠高調的啊,剛大一就帶出來了。”“管人家呢。”我拉著她一路小跑沖在了前面。

還沒爬到一半,我和閨蜜就精疲力盡彈盡糧絕。眼看著被閑庭信步的你和女友追了上來。你看著我手里的空塑料瓶,什么也沒說,擦身而過的時候默默塞給了我一瓶礦泉水。我愣在原地,好半天緩不過神來。

“什么意思啊?”閨蜜氣急敗壞的說,“我這兒也渴著呢。”

溫暖是你留給我的第二個印象。

回城的路上趕上晚高峰,大老遠就看到公交車站上排著里三層外三層。完嘍,回不去嘍,閨蜜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。

眼見夕陽落山,日暮四合。我們等了三輛車都沒擠上去,心里越來越焦急。每輛車都塞到無以復加,然后被眾人推上門才慢吞吞的拖著巨大的肚子東倒西歪的開走。我和閨蜜在瘋狂的人群里失去了方向,正披頭散發的尋找著對方,突然一雙大手在身后穩住了我的肩膀。回過頭,竟然是你。

你有力的臂膀隔開了我和這喧鬧的人流,我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看著你的臉,那清秀的眉眼和冷峻的線條像道刺眼的光一下子照進了我的心田。有那么一秒我們是完全對視的,我慌得趕緊低下頭,生怕羞澀的眼神泄露了我的心機。

“別怕。”這是你和我說的第一句話。在那樣兵荒馬亂的時刻,因為這句話,我的心像四月的風一樣溫暖而柔軟。

你拉著我和閨蜜順著人流擠到車門前,在開門的那個剎那,一股巨大的力量推著我倆沖進了車廂,而你因為反作用力陷進了人群的漩渦。我急的轉過身去拽你,卻被瘋狂占座的人群推到了一邊。我們隔著的人越來越多,我伸在空中的手慌亂的搖擺,我大聲叫著你的名字,一點點的努力靠近你的方向。這場景在分手后的很多個日子里,依舊是我最常溫習的夢境。

我們的手終于拉在了一起,在嘈雜混亂的車廂里,誰也沒有發現。

東倒西歪擁擠不堪的919路成了我們愛情的發源地,閨蜜癱坐在椅子上渾然不知的睡了一路。而我躲在你深深的臂彎里,聞著你身上淡淡的陽光的香氣,激動的頭暈目眩面紅耳赤。

突然,我想起來了,“你的女朋友呢?”

你大笑,“那是我姐姐,已經被她男朋友接走了”。

“我還以為…”

“你以為什么?”你壞壞的看著我。

03

自習室和圖書館是我們愛情的主戰場。我們有太多的相似點,一樣的勤奮,一樣的好勝,一樣的敏感。

大一下半學期可以考四級了,全班通過的人里只有我們倆上了90。一等獎學金從來就沒有花落旁家。

大二的時候,我們同時在外院申請學習了第二外語。

大三下半年,我們開始和研究生導師見面溝通,挑選未來研究的方向。

等到大四,我們系獲得了一個去美國交流學習的名額,為期一年。此時我們才發現在人生這座大山面前,我們和所有人一起出發,一路扶持一路艱難的攀爬。我們看到大部分人半途而廢,與我們情愿或不情愿的揮手告別。記得黑澤明在《蛤蟆的油》里曾經寫到,當他通過了初試、復試、三試后,進到了山本嘉次郎先生的攝制組,終于感到山頂的風吹到了自己的臉上。長時間艱苦走山路的人,快到山頂的時候會感到迎面吹來一種涼爽的風,這風一吹到臉上,登山的人就知道快到山頂了。而我和你一方面欣喜于即將登頂的成功,另一方面卻發現,到最后,真正對手的竟然只剩下我和你。

我們發現,我們多愛對方一分,就讓對手增強一分。我們多思念對方一秒,就讓自己卑微了一秒。我們注定是天敵,在通往成功的小徑上狹路相逢,因為我們在骨子里都需要給自己的付出一個交待。

筆試的前一天,你來我找。表面上風平浪靜,我們的內心卻暗潮洶涌。臨走前,你對我說,明天一定要全力以赴,不讓人生有任何遺憾。我點頭,淚水在月色里悄然滑落。

我們各自閉關修煉,一路過關斬將,終于在面試的考場外遇到了彼此。你瘦了好多,滿臉疲憊,眼窩淤青深陷。最后這一仗,我們終于退無可退,避無可避的近身肉搏正面交鋒了。

名單是隔天公布的。

有我無你。

當天晚上,你提出了分手。我哭著說是不是因為你輸給了你的女朋友,所以你就要這樣殘忍的懲罰我,你說過要全力以赴不留遺憾的。

你苦笑著說:“我輸給誰都可以,除了自己的女朋友。我們分手吧,你還有很多事要準備呢。”

你頭也不回的消失在路口,任憑我無力的呼喚在暗夜里嘶吼。

此后我瘋狂的背紅寶書,練口語做翻譯,三個月后我如愿登上了去往洛杉磯的飛機。臨行前,我給你發了微信,我寫道“再見”。我等了很久很久,都沒有等到你的回信。偌大的機場,無數的癡男怨女痛哭流涕。孤零零的我徹底失去了你。

04

在美國的這一年里,我不斷的從閨蜜那里聽到關于你的消息。

你以全國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上了心儀導師的研究生。

你越來越帥了。

某天中午,你和一個胖胖的女生在學五食堂吃了頓飯。

閨蜜總是問我,你什么時候回來。我翻著日歷一天一天的熬。終于,到了回程的日子。老爸把我接回了家,睡在自己溫暖的小床上,一大早被媽媽精心制作的蔬菜疙瘩湯香醒,然后睡眼惺忪的爬起來,從寫字臺上摸出了手機。

突然,滴滴,手機響起,上面赫然出現了你的消息:

你不知道,在愛上你的第13天,為了吸引你的注意,我在籃球場上,拼盡全力的耍酷,第二天腰酸背痛連下床都困難。

你不知道,在愛上你的第25天,我因為看見了你的名字才報了最不喜歡的戶外爬山社團,還特意拉姐姐來試探你,被她嘲笑到了現在。

你不知道,在愛上你的第46天,我發現你真的很聰明,我必須奮力奔跑才能追上你的腳步。每天和你一起下了晚自習,我還要偷偷跑到男生宿舍的地下室里苦學到深夜,才能保證在下一次和你的名字一同出現。

你不知道,在愛上你的第1078天,美國大學的那次招生,我輸給我最愛的人,我心服口服雖敗猶榮。但我不能讓你左顧右盼,我太了解你,越艱難的處境越能激發出你的斗志。

你不知道,在愛上你的第1296天,我偷偷去你機場送你,不敢露面不敢流淚不敢回你的短信,我怕你知道我的不舍,我怕這不舍會變成你向前的牽絆。

你不知道,我壓上一生的幸福與快樂賭你會回來。

你不知道,此刻,我就站在你家的對面。


作者:米粒,深度(ID:eyes_inSight)專欄作者,中文系畢業 一邊做老師一邊爬格子,代表作《所有疏遠了的友情都是理所當然》、《人來人往,勿失勿忘》

斯诺克决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