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你等的那個人

她像孩子似的蜷在被子里,長發散落在枕頭上,微微上翹的長睫毛遮住了美麗的大眼睛。小巧的嘴唇時而撅著,時而又彎起一個漂亮的弧度,天知道她在做著一個什么...

她像孩子似的蜷在被子里,長發散落在枕頭上,微微上翹的長睫毛遮住了美麗的大眼睛。小巧的嘴唇時而撅著,時而又彎起一個漂亮的弧度,天知道她在做著一個什么樣的夢。她已經睡了半天了,子言也看了她半天,還幫她蓋了九回被子。

日近黃昏,房間里的光線越來越暗,子言輕輕打開床頭燈,繼續看著那張怎么也看不夠的臉。

自從七年的初戀輸給了一個年近半百的大款后,子言以為自己已經喪失了愛的能力。他瘋狂地工作,從一個小職員做起,到專業經理,再到公司副總,直到有了自己的公司。每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,子言過著清教徒一樣的生活。公司里不乏漂亮能干的女孩,業務伙伴中也有不少女子對他格外垂青,子言都漠然處之,以致于女孩子們以為他生理有什么毛病。

八個月前,公司發生盜竊案。她帶著一幫警察來公司勘察。子言對這個扎著馬尾辮,穿著白襯衫牛仔褲的漂亮女孩頗為不屑,同行的一位挺帥的警察說:“怎么,瞧不起她啊?告訴你,人家可是警校的高材生,我們隊的談判專家。”她大概聽到了他們的談話,若有所思的看了子言一眼,淡淡一笑。她問了子言一些似乎無關痛癢的問題,子言有些生氣,對她說:“你還是來我公司上班吧,象你這么漂亮的女孩做警察不合適。”她也不生氣,看子言一眼,淡淡一笑,就告辭了。第二天,她帶著她的一幫兄弟來公司帶走了子言的女秘書,子言聽她分析案情簡直就象在看一部推理小說。晚上,子言失眠了,她柔柔的聲音老是在耳邊盤旋,攪得子言冷硬了多年的一顆心柔軟的一塌糊涂。閉上眼,就看見她淺淺的笑顏。子言高興得發現,自己還是有能力去愛一個人的。

子言打她手機,她不接;子言接她下班,她開著警車從子言的寶馬邊呼嘯而過。子言便打她辦公室電話,她的同事實在不堪子言的騷擾,便對著話筒拉長聲調說:“她說她不在。”她只好在同事們善意的笑聲中接受了子言的約會。

子言捧著99朵紅玫瑰在“鐘愛一生”咖啡館等了半天,她才帶著一個女孩姍姍來遲。她說認識一下,這是阿紫,我最好的朋友,這是子言,你們聊吧,我還要出現場,拜拜。她開著警車呼嘯而去,子言愣了半天心里還七葷八素,那個叫阿紫的女孩溫柔地笑笑說:“你別介意,警察就是這樣,有時喝杯咖啡對他們來說都是很奢侈的事,因為案情會隨時隨地出現。”

她辦完案子回家已是半夜,竟在自家樓下碰到子言,她笑著說:“世界真小。”子言說:“是時間太慢,我等了四個小時你才出現,可我好像已經等了半輩子了。”“死阿紫,出賣我!”她嘟噥著,轉身想逃,子言突然握住她的左手,她右手立即條件反射去掏手銬,子言已經吻住了她的唇,她掙扎了一下,掏手銬的手就箍在了子言腰上。

她的局長說二十八歲的大姑娘了,總算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,這次一定要給你放大假,把手上的案子都放下,好好放松一星期吧。

于是子言陪她來到風景秀麗的三亞。在天涯海角,子言給他講了自己的初戀,她深情地吻子言的眼睛,對著大海大聲宣布子言是她的初戀。子言緊緊擁著她,告訴自己她就是你許子言今生要等的人。

假期結束不久,她在一次執行任務時負了傷。醫生說她腦部受到強烈撞擊,可能會永遠昏迷。子言不信,衣不解帶的守在病床前,不停地訴說他們在一起時說過的綿綿情話。七天后,她睜開眼睛,笑著說子言:“你不刮胡子的樣子好丑。”子言流著淚笑了,用胡子去扎她。一邊的醫護人員和戰友們也都流著淚笑了,醫生說是他倆的愛情創造了醫學史上的奇跡。

出院后,她更忙了,忙得跟子言見面的時間都沒有。每次約會,赴約的都是那個叫阿紫的女孩。她在電話里說出一大堆理由,然后說聲對不起,最后還千叮嚀萬囑咐,叫子言一定照顧好阿紫,因為阿紫是個孤兒、因為阿紫是她最好的朋友、因為阿紫是個特別好的女孩、因為... ...

周末,子言好不容易在公安局門口等到她。坐進子言的車里,她說我們去阿紫家蹭飯吧,子言你肯定想象不出阿紫做的菜有多好吃。你看阿紫又漂亮又能干還會做飯,數完美女人,還看阿紫啊!子言哭笑不得,盡管很生氣,又不忍心責備她,只好由著她。

阿紫真的很能干,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就上桌了。子言剛打開一瓶紅酒,她的手機響了,眼睜睜看著她一陣風似的卷出門,子言郁悶的干了滿滿一杯酒。阿紫細語柔聲安慰子言,不停地給他夾菜。子言突然發現,阿紫有一雙幾乎和她一模一樣的大眼睛。飯后,阿紫給子言泡了一杯上好的龍井,然后獨自去廚房收拾。吃了阿紫做的菜,喝著阿紫泡的茶,子言想:有家的感覺真好。該告辭了,阿紫幫子言穿上外套,突然從身后抱住他說:我愛你,子言!

子言逃也似的出了阿紫家,徑直來到她家樓下,竟看見她的房間亮著燈。

她在床上擁被而坐,默默出神。她愛子言,一往情深。可是自從那次負傷后,她就決定放下這份感情。她是警察,而且是刑警,隨時都有犧牲的可能,正因為她知道子言對她的感情,也知道子言受過感情的傷害,她才會想到萬一她犧牲了,對子言的打擊有多大,何況,目前她就在辦一樁非常重要的案子... ...她正胡思亂想,子言出現在房門口,子言說我知道你為什么躲我,我也知道阿紫是個好姑娘,但是我愛的是你,無論你的工作有多大風險,我愿意和你共同承擔。

她說我從來沒有愛過你,如果我給了你錯覺,我向你道歉,阿紫才是你今生要等的人,所以,本案終結。子言默默的看著她,突然把她擁進懷里,迅速地吻住她的唇。她愣了一下,開始熱烈地回應。子言輕輕咬著她的耳垂,問她:還敢說本案終結嗎?她把臉埋進子言懷里,不說話。子言說我好想有個家,我們結婚吧。她說我明天就出差了,回來再說吧。

她這一走就是半個月,子言都感覺過了十五年。結婚的準備工作子言已做好了,就等她回來去挑戒指。現在她終于回來了,所以子言放下了所有的工作專心等她醒來。

奶奶敲門叫他們吃飯,她這才睜開眼睛。她對子言笑了笑,問:“阿紫怎么沒和你一起來”?子言擰擰她的鼻子說:“真沒良心,我在這看你半天了,你也不問問我這些天過得怎么樣。我在等你的答案呢。”她沉默了片刻,說:“對不起子言,我其實一直都在考慮我們的問題,我覺得我們真的不合適。但你就是不相信,所以... ...所以我爭取了這次出差,其實這次我可以不去,但李浩天希望我和他一起去,順便見見他家人。浩天一直在追我,但我很笨,直到你出現,我權衡再三,還是決定選擇浩天,對不起。這是我們的婚紗照,浩天姐姐是開照相館的,她堅持要我們相信她的技術,我們就拍了。對不起... ...”

子言看了照片,才知道李浩天就是那個長得挺帥的警察,她穿著婚紗站在旁邊,美艷動人。

子言決定和阿紫結婚,她給他們送上真摯的祝福。子言發現穿上婚紗的阿紫一樣美艷動人。交換戒指時,阿紫望著子言,滿臉幸福 。她也望著子言,滿臉幸福。她陪阿紫去更衣室換禮服時,電話響了,她匆匆跟阿紫道別。走到大廳門口,她驀然回首,與子言的目光不期而遇。她笑笑,指指更衣室,又指指子言,揮揮手走了。子言明白她的意思,實際上,從給阿紫戴上戒指的那一刻,子言已經決定忘了她,好好待阿紫,一生一世。

一個月后,子言和阿紫結束了他們的蜜月旅行,從瑞士回國。去機場迎接他們的是李浩天。浩天說子言婚禮的那個晚上,他們跟了很久的一個販毒案收網了,她追趕漏網的毒梟時中了槍,犧牲之前,她拼盡最后的力氣擊斃了毒梟。那張婚紗照是她叫浩天用電腦做的,正因為知道這次任務的危險性,浩天才同意做了她的同謀。

車子徑直開到了烈士陵園。浩天說:“子言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一定要幸福。”撫著冰涼的墓碑,子言淚如雨下,墓碑上的她笑望著子言,美麗動人。

又過了八個月,阿紫生下一個女孩。阿紫說:“子言,女兒的名字就叫海月吧。”四目相望,淚洶涌而出......

海月是她的名字。

斯诺克决赛